新闻中心

最新动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消费升级与商业模式创新 ——白长虹院长在新开论坛暨南开大学天津校友会联席会长会议上的主题演讲

来源: 南开大学MBA中心    作者: 南开大学MBA中心    时间: 2018-08-29    阅读:


大家好!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以沙龙的形式和大家研讨交流。商学院的学科一直致力于为企业家服务,既为企业培养管理人才,也为企业进步研究与时俱进的理论知识与商业模式。当今时代,被贴上多变、不确定、难以把握的系列标签,使得一些企业界朋友焦虑迷惑,甚至质疑学习探索的必要性。其实,早在四十多年前,德鲁克加尔布雷斯、安索夫等管理大师就已经指出,我们的商业环境变化具有上述特征,只不过这些特征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更加激烈而鲜明。这些年来,在经济成长和企业进步的蜕变历程中,知识在经济系统中的价值始终在不断攀升。我想这也正是大家相聚在此,渴求新知,持续探索,应对多变世界的初衷。



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白长虹教授做主题演讲


我准备从以下三点来和大家探讨。

第一,消费升级推动产业升级、服务升级、管理升级。

我发现这几天互联网舆论都在集中讨论消费降级、房租上涨和中美贸易争端前途未明。相比之下,我的演讲题目好像不够应景,是否需要修改与调整?经过认真思考,我认为它还是有据可循的。针对消费升级与降级的趋势把握,我从两个角度加以分析。一是中产阶级。中国社会到底有没有中产阶级?按照是否拥有房子、车子、稳定的工作这些对标美国的标准,中国确实有相当数量的中产阶级,至于是否直接影响消费,那是另外的问题。由此,中国确实面临着强烈的消费升级的人口基础和现实需求,而消费升级则构成了产业升级核心的驱动力。二是消费。互联网背后的九零后,构成了全新的消费人群。今天很多的经营可以从经营产品向经营人群和文化转移,不同情况有不同的需求。这就意味着除了产业升级,服务也要升级,从标准服务晋升为精益服务。因此,大家谈到的消费降级现象确实存在,然而无论从全球、从中国、从天津来判断,推动我们产业升级、经济进步、国家主要中心城市未来经济成长的一个重要引擎仍然是消费升级。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产业升级、服务升级、管理升级不仅存在着内在逻辑联系,更是学者们理论上捕捉、企业家们实践上探索的精致追求。

大家可以看一下2007年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的对比。通过十年间整体趋势性的变化,可以判断出现如今什么样的产业能够成为经济的新动能、市场的新主角,占据今天、引领未来。以美国为例,百年来美国最大企业的变迁,带给我们很好的启发。2017年美国最大的十家公司的产业结构基本上可以反映出世界上最发达经济体的产业构成以轻资产为主,同时强调知识化、技术化,以及与人类更深层次的交互。我们可以允许在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的关键时刻成就拼多多这样的企业,但这只是中国市场阶段性的现实,不是长久性的未来,未来的成长还是要从消费升级、产业升级中看到新动能、新希望。


第二,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经济新动能、变革新方向。

消费升级带来服务升级、管理升级和产业升级,与此同时也要求企业家们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消费升级时代的消费者不需要理解什么是专业,只需要感受简单、有趣和方便。因此管理上也出现了强调多元组合、价值网络等一些新的要求,智慧化、虚拟化等一些新的形态。转型升级时代与商业模式之下,竞争格局的变化会导致消费的关联感和参与感的新变化,会产生消费的营销创新和管理创新等一系列的新问题,这些纠葛引导我们必须探索商业模式创新。有的企业在产品上出创新,有的在流程上求改变,不同的模式和位置决定了你的未来。

商业模式本身是集合了各种努力、集成的一个系统,它的创新是我们今天最需要寻求和面对的。只有做新商业,商业上走新路,才能够带来经济的新动能,新方向,也能回应“凝聚校友力量·振兴天津经济”我们需要把力量用在哪里。


第三,天津高质量发展的几点思考。

1990年,西方著名经济学家玻特(M. PORTER)提出了经济发展四阶段论。我们也把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创新驱动、财富驱动这个四阶段对照中国、天津的发展做一些解读。在要素驱动阶段,土地、矿产、大量的低收入劳动人口等要素强者占优。而现在,中国绝大多数地方还处于投资驱动阶段,相信在政经格局之下,投资驱动会是相当长时期内产业发展与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当然,十九大已经再次强调转型,转型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创新驱动。天津在创新驱动方面战略眼光有余而执行效果不足,正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财富驱动阶段,强调的消费格局更多集中于精神、文化、体育、休闲、创意等相关产业,而这恰恰是天津的短板。

我们的升级应该迎接新消费时代,新消费时代大体上经过了产品经济时代、服务经济时代、体验经济时代的变迁。我们说迎接新消费时代是需要越来越不物质,越来越不产品化,强调设计、情感、精神,强调无中才有,无中生有,这样的经济内涵和其内在规律正是我们今天需要面对和研究的方向。

未来,到底我们可以在产业方面做什么文章?那就是平台,互联网推动企业向平台转移。我们看看兄弟城市和企业家都在做什么:全球首个独角兽岛落户成都天府新区,一期工程预计2019年落成;马云携支付宝助力日本公交系统;马化腾携微信支付陆续走进美国、日本和欧洲。平台建设,离不开人才。关于吸纳人才,我建议从教育、医疗、文创这三个方面重点扶持。通过教育培育性地吸引高端人才,活化资源,促进消费,调整当地人口结构,让城市青春化,未来化。这几个方面综合发力,不仅可以解除平台建设的燃眉之急,更能满足未来消费升级的需求,积累消费,刺激成长,改进民生。未来天津高质量的发展,抓住消费升级,做好供给侧改革,追求更好的品质和服务。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全体参会人员合影



文字整理:尹萍

摄影:丁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