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最新动态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商科教育的“世界观”与“实践论” ——白长虹院长在2018年第六届腾讯商学院发展论坛的 主题演讲

来源: 南开大学MBA中心    作者: 南开大学MBA中心    时间: 2018-11-12    阅读:

大家好!

我今天主要围绕怎样建立起对学生世界观共识和导向的培养以及如何解决理论教育研究与实践的关系这两个问题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科教育变革进行阐述。



首先,谈谈“世界观”。

刚才人民大学商学院毛基业院长讲到不可替代,我很赞成。大学里的商科教育不只是知识的传授,更重要的是对学生品格、能力、价值观、世界观的培养。我们注意到,几乎每十年就有一次与教育相关的革命性变革,技术的突破。在全球化浪潮下,我们很多学校在讨论国际化战略的时候,立场和着眼点其实差异很大。从2000年9月联合国提出的千年发展目标,到2016年1月启动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很显然这些纲要对于我们的教育都具有导向性。我想在当今时代,商科教育在引导学生奋力筑就中国梦的同时,也要在大格局、大变局和全球观当中、在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当中,来布局我们的教育内容和人才规则。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包含了消除贫困、消除饥饿、食品安全、健康生活、教育公平等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众多领先企业每年都要发布各自公司围绕这17个目标制定的诸如能源、采购等政策,而我们的商科教育如何融入这些目标和导向?如何让这些主题在今天的商科教育中变成学生们的价值导向和能力储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隔十年,都会推出一个关于教育的报告。在其1996年推出的德洛尔报告中,提出了学习的“四大支柱”,全面阐述了国际社会对人类未来和学习的理解,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份学习宣言。进入大学受教育的目的,第一要学会求知,第二要学会做事,第三要学会共处,第四要学会做人。201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出的最新关于教育的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它集中了全球教育专家的智慧,告诫人类,在理解教育功能、判断未来方向的时候,应该抓住的两个核心导向:一是全球性思维,二是人文主义的价值取向。

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动荡的,甚至动荡在加速。教育可以改变世界,可以激发变革的力量。我们在教授学生们方法、策略、技巧之余,应该将全球性思维这样一种价值导向传递给学生们。常常讲我们是解决问题的一个行业,我们是以企业的方式创造社会的美好,解决人类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去理解教育,深度思考教育的宗旨和组织学习的方法。我想,这是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启示,关于世界观的几点思考。



其次,再谈谈“实践论”。

管理学科具有鲜明的实践导向,其研究选题、研究内容必须与管理实践有直接的关系,其研究成果必须能够服务于管理实践。在这个方面,我们今天面临的压力的确越来越大,即使在学校里面,也能够深深地感受到这些年来自业界的质疑,甚至是认同上的危机。马云先生等一批企业家都在讲教育,我们先不辩驳他们对教育的理解是否充分,但是不可否认,现代管理理论的“知”与管理实践的“行”之间的确存在着差距。

2005年5月,《哈佛商业评论》上刊出“商学院如何迷失了方向”一文,直接指出商学院对“科学模式”的追求导致了管理研究偏离实践,以致商学院的一些管理学教授从来不曾深入到管理实践之中,只凭发表文章的数量来谋取教职。文章最后强调,商学院的问题不在于采纳了严谨的科学研究,而在于放弃了其他形式的知识。我们都认为管理的理论是从实践中来的,而现实中的理论又常常是抽象的,因此这两个概念也不能完全等同,我们这种主观判断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隔阂。在美国政界,可以让政商、政学、学商的人员借助于旋转门机制,很好的促进实践、教育、知识之间的交融,这一机制可以用于商学院解决实践问题和实践关系。

有个小故事和大家分享。9世纪,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建立了一个皇家图书馆,不同的种族、民族、宗教、语言、学科的学者们可以在一起交换意见,在地区间与民族间起到了非常大的知识碰撞、传播旋转的作用,称之为智慧宫。智慧宫的成功经验,可以启发企业家和我们这些理论作者,中古世纪的人们都能突破语言障碍、宗教限制,实现知识的旋转,我们可以做更多的探索。

如今,大家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解决自己在认知上的疑惑,可以去登山、去冒险、去沙漠追击、去军营体验、去禅修感悟。在这种环境下获得的知识对自己的对撞、对团队和组织的再认识,是对课堂学习的有效补充。今天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流动性,在流动当中形成的管理理论变迁会对以往惯常环境中所形成的理论体系产生诸多启迪:对管理创新带来的影响;现有体系是否可以转化;非惯常环境和日常环境共同构成企业环境的情形下,如何在教育和理论研究和人才培养当中加以体现;我们如何在实践中凝练管理思想,总结管理工具等。我认为这样的学习与研究方式在商学院的变革中值得关注和探讨。

因此,商科教育在变革中和自我决策上,不仅要做倡导者和传播者,更要努力通过技能、组织、方式打造成为知识的旋转门,成为理论创新和实践工具的旋转门,实现管理理论者与管理实践者的深度交流,实现知识的共振、共创和共融,这恐怕是我们在今天移动互联时代思考商学院变革时,值得研究和探索的一个方向。

最后我也为《南开管理评论》做一点宣传。在上周刚刚公布的综合影响因子排名中,《南开管理评论》再次在管理类里占据第一类。我们非常希望未来在《南开管理评论》发布的成果中,既有以往在知识点上的突破和探索,也有关于实践知识转移性的理论成果。

谢谢大家!


文字编辑: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