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员感悟

SENTIMENTS

曾经到过的那一片天堂---记我的腾格里沙漠之行

作者:王逸文

阿拉善地区的腾格里沙漠在蒙古语里面的意思是“天”,也是亚太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举行的地方。2013年4月29日,早晨5:30分,经过2个月的准备和体力训练,我踏上了从青岛去往阿拉善腾格里沙漠的旅程。旅行的目的是参加第二届亚太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

  Day One 比赛第一天

  第一天的比赛是在一片轻松的情绪中开始的,我和大部分参赛者一样,是第一次来到沙漠,甚至比赛开始了,我还拿出手机狂拍照片消耗了不少宝贵的体力,而且弄得手机电池仓全是沙子。没过多久,沙漠就表现出狰狞的一面,让我们彻头彻尾领教了比赛的残酷。

  沙子借助大风形成砂幕挡在你的面前让视线模糊,无孔不入的钻入耳朵,嘴巴,鼻孔,眼睛和全身一切缝隙。风的阻力让每个人陷入挣扎的境地,诡异的沙漠甲虫被我们惊扰爬出沙层,一再警告我们这是生命的禁地。前进每一步都意味着危险的增加和体力的极度透支,数层楼高的沙丘挡在面前,脚踩下去却陷下去疲于把脚拔出来。虽然小腿上绑着防沙雪套但是沙子还是进去很多,长时间摩擦脚底起了血泡。灼热的太阳引发的汗水和沙子一起糊在脸上和脖颈上形成一层膜。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我感到意识开始模糊,就在这个时候,地平线出现了绿洲,我拼名挣扎前行,看到绿洲有清凉的湖散发着蓝宝石的颜色,有哈密瓜和装满冰块的木桶堆放在地毡上,有披着纱巾的少女一边吟唱动人的歌曲一边婀娜的舞蹈……终于逼近到那里景象变得暗淡,一切是幻像,是幻像而已!

  九点开始比赛,我下午三点之前赶到终点,很多人回到终点要下午六点。无数人耗尽体力被救援队的越野车载回终点。实际上460人踏上赛程,第一天后退赛的人超过200。第一天的比赛我在全体参赛者中排名第十。到达终点我大字型躺在离终点不远的地方。看到一对情侣参赛,女子提前退赛被运到终点等待自己的男友,相遇的时候相拥痛哭的情景让我动容。

  Day Two 比赛第二天

  第一天的疲劳还没恢复,第二天的黎明的日光毫无延迟的到来了,唯一的欣慰是组委会因为第一天大风难度超设计引发200多人退赛,决定第二天赛程从30公里减少到25公里。风不大,行走中可以把纱巾拉到嘴下面自由呼吸很奢侈,中午饭是照例边走边吃,因为风小比前一天少吃很多沙子。吃东西和喝水是影响呼吸的,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非常消耗体力容易打破节奏,沙漠里面全是小山似的沙丘不是上坡就是下坡,我的秘诀是趁下坡的时候喝水。第二天的终点是小天鹅湖,我挣扎着赶到这里,躺在了刚刚跨过终点线一点点的地方,缓二十分钟才可以站起来。

  没人可以轻易来到这里,也没人可以轻易体会这里的美,这里的蓝天白云儿时之后就不曾见过,夜空的星星就没见过那么的密集,一切让人屏息。这里对于我们这样的沙漠旅行者来说就是一片天堂,只有经过艰辛跋涉才能抵达这里欣赏到这里的美,虽然我们不属于这里注定要离开。

  第二日晚上照例是吃炖羊肉,吃完我们轻车熟路用沙子把油腻的饭盒“洗”干净。晚上举办了篝火晚会,大部分学校都上去表演了节目,南开大学是表演太极拳。

  Day Three 比赛第三天

  第三天的比赛路程是冲刺13公里,所有的参赛者都会在最后一天的冲刺中拼尽全力。赛前王儒老师把她的登山杖送给了我,队友甚至把自己的饮料和水果节约下来给我帮助我在比赛中争取更好的成绩。我把经过两天的煎熬所剩下的体力毫无保留的被倾倒在腾格里沙漠中,这已经不是徒步分明是负重奔跑。

  最终我获得本届亚沙赛个人总成绩第9名。南开取得团体成绩第6名。对于初次参赛的南开大学团队来说是非常理想的成绩。

  在中午举行了闭幕宴会上,我披着南开商学院的旗帜代表南开登台领奖,在舞台上我把南开的旗帜高高举过头顶,那一刻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我知道荣誉不只属于我也属于整个南开19人团队的每个人。

  再见了,腾格里。你是一片炙热的沙漠,可在我的心中你是天堂一样的地方。

  我们,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