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员感悟

SENTIMENTS

缘聚腾格里

作者:郑新

  备战

  被老板下了禁足令的我,想在今年最后疯狂一次,幻想着沙漠、绿洲、背包、徒步、帐篷、夜空……一切都让我激动不已。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徒步,群里大家每天都在热烈地讨论着,关于装备、关于热身、关于注意事项种种事情,虽然很少发言,但我总是利用碎片时间逐句查看。然后买装备、订票、工作、上课、热身、整理行李、安排行程……一切都在混乱而又有序的进行,一样都不能少。

  启程

  沈阳火车站一景:一收废品大爷在拥挤车流中拼命飙车,犹如脚踩风火轮,人力三轮车上面坐着一穿着OL的短发时尚美女,身背硕大登山包,手拎黑色旅行袋,嘴里大喊GO. GO GO ……多亏大爷的车技高超,加上本小姐的脑子灵光,不然我恐怕要错过这趟旅程。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我们抵达出发地,阿拉善左旗。在陕北混过两年的我,对一路上的风景,明显没有兴奋点,倒是对卫生棉和**的新用途很感兴趣。

  欢迎晚宴,看见女生成群,暗喜。临行前的动员大会之后,看着力叔把我认为的必须品毫不留情的一件件从背包内扔出,然后面对满床凌乱,背包内残酷的必需品,我才开始意识到这是一场比赛,残酷和耐力的比赛,之前我全部忽视了只当是一场艰苦一点的旅行。目标由最初的不做女生倒数第一,突变成不退赛。

  第一天

  早起,一晚上都在纠结着我的雪套如何才能捆绑牢靠,导致做梦都在绑雪套,彻底崩溃。又是一顿凌乱和紧张,在莫名其妙的被沙漠婚礼的喜糖重重砸中头部三次之后,比赛也就开始了。红领巾们瞬间消失,跟着大部队盲目前行,在攀爬一个沙丘时顿觉背后一股向上的力量,回头一看是刘硕老师在笑眯眯的用手帮忙拖住我的背包,果断投靠与之同行。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体力还是有些充沛的,一心想着应该在有体力的时候多走点路,果断又无情的抛弃了老师,加速前行。没有考虑到风沙如此肆虐,只带了太阳镜的我,在快第一个补水点时迷了眼,听见组委会的人远远对我大喊加油女生前二十的排名,让我心里狂喜。不打算卸下行囊,本想简单处理下眼睛就一鼓作气,可换了几个方向,这可恶的沙子仍然肆虐地到脸上报道,心里暗暗叫苦这沙漠难道是刮东南西北风的吗?无奈只好找了辆车,半个身体伸进车里,处理完毕检录、出发。之后一切都还算顺利,在第二个补给点处,吃午饭休整半小时。卸下背包席地而坐,苹果就着黄沙,竟没感觉到一点点的伢抻,一根黄瓜,就再也吃不下了,强迫自己吃了一条牛肉干,灌了一肚子的风沙,午饭就算是结束了。穿过第二个补给点不久,我便迷路了,只有傻傻的跟着前面不远处的三、五个人盲目向前,不敢停留也不敢放慢速度,体力明显开始不知,欲哭无泪,想起了晚宴上力叔对我说的一句话:要哭就现在哭,明天你哭都没地儿哭。不知上上下下翻越了几个沙丘,蓝色的旗帜在手的右面越发的远了,用力呼唤大家,可他们没有丝毫回头之意,我不敢落单,也只好咬着牙继续跟随。不知绕了多久,看见郝宁姐,见到她的一刹那特想上去抱住她,可是见她也身心疲惫,又担心自己没骨气的落泪,只好埋头继续向前。到达第三个补给点,纠结了很久要不要休息下再前行,看了下签到表,大部分人已经过去,担心再次走丢,咬咬牙继续前行。明显感觉有些虚脱,从口袋里拿出一袋牛肉干,不确定味道,想吐可是却要强迫下咽,脚步开始沉重,可耳边的风似乎越来越大,内心无数次的鼓励自己只要再走过一个补给点,就是终点了,小新加油!走路已经开始吃力,沙丘攀爬从一开始的一鼓作气到停顿休整两三次,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说,爬也要给我爬回去。看着眼前又一个高高的沙丘,索性就爬吧,突然觉得爬,原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反正大家都蒙着面,谁也不认识谁。下坡就坐在那里滑下去,体验一把滑沙也可以当做简单休息。穿过第四个补给点,脚已经开始肿胀,大脚趾和踝骨疼痛开始加剧,不确定是不是起了水泡,腰也开始莫名其妙的疼痛起来,没有时间停留龟速通过。为了分散自己对疼痛的注意力,我开始不断与人搭讪,心里一直默念着五个小时的艰难都挺过了,小新加油,再坚持一个小时,就是终点。另外也要感谢陪我走过这段最艰辛历程的北京科技大的路友,和上海交大的老大哥,虽然是我用杨梅首先贿赂了你们,可是你们给了我鼓励和勇气,帮我调整登山杖,教我如何选择路线行走,让我在最艰难的时候感到温暖。在爬上山丘看见绿洲的那一刹那,我觉得那是我看见最美的风景,我欢呼我呐喊,可瞬间我又想哭,我勒个去走向终点最少两公里。但是看见终点总是有动力的,最后的两公里明显脚痛已经麻木,一心只盼着终点了。到达终点,先到的队员已经搭好了一些帐篷,顾不得那么多,钻进一个帐篷就死死睡去了。自己也不清楚睡了多久,完全断片了,只是恍惚间有人在说吃饭了,起床还是脚痛,脱下袜子,仔细检查没有起泡,清理下满身的沙土,一瘸一拐挪步饭堂,真心不想走,但是想想有肉,还是忍忍吧。到了所谓的饭堂,我彻底傻眼了,五六级大风,满天黄沙,真正意义的露天野餐,每个人捧个饭盒蹲在墙角,也有席地而坐的,连个桌子都没有,几口大锅立在正中,此刻肉对我再没了吸引力,不作死就不能死,他大爷的蹲地上吃吧,别穷讲究了。这样的事实都接受了,其它对我再没威胁力了,神马汗厕,神马不能刷牙洗脸,神马满帐篷的沙土,神马合衣而睡……那都不叫事,第一天全队成绩第九名。

  第二天

  今天全队下达指标,每人提前半小时前行,简单处理脚伤和昨天爬破的膝盖,然后去看了下其他队的平均计时情况,暗自给自己定下目标,争取进入女子前30。出发前,力叔帮我纠正了背包的错误,再加上有了昨天的经历,这一天的路,显然轻松了许多,今天30公里。其实昨天绕路多走了好多,应该也有三十公里路,盘算着提前半小时的指标光加快速度是很难实现的,能省的只有午饭那半小时了,方案确定:午饭行走解决不能停留。太阳火辣辣的顶在头上,没风显然少了很多阻力,情况又来了,带面纱喘气开始费劲,可如果不带就会把脸晒黑,纠结了几次之后果断放弃面纱,然后在第二个补给点的时候,让服务人员帮忙在背包里拿了防晒霜,保持前行的步伐,活着沙子涂了防晒,算是心里安慰吧。已过正午,开始各种冒汗,由于担心发生中暑的情况,提前给自己补了藿香正气水,没经验真可怕呀,撕开瓶子一口吞下,我勒个去,顿时热血沸腾啊,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试试老提神啦!今天的成绩很好,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比昨天至少提前一个小时,嘴上没说却很开心、自豪。这一天下来,大家的伤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每个人都在尽力坚持,没有人说要退出,我本不是善于言表的人,可这些看在眼里都让我感动。看着大家一瘸一拐的步伐,我无力为他们分担伤痛,所以我只能让自己分担更多的力所能及的工作。之后露营神马的,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起来,开心的拍照、骑沙漠摩托、聊天、篝火晚会、放孔明灯、看星星……

  第三天

  昨天团队排名12,早上起来发现指甲内充血了,摸了摸没掉应该问题不大。今天是最后一天,路程15公里,我今天要再快些,不管今天的结果如何,这些可爱的队友们可以带着伤痛还笃定的说一定会走下来,就是我心中最大的英雄,也给了我更大的动力。15公里的路程,过得太快,似乎大家都憋足了劲前行,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感觉排名似乎不是自己心中所愿。开始的太艰难,结束的太匆忙,我本就是一个反应大条的人,看着大家一件件收拾行李,才突然间明白冲刺的终点是结束的开始。

  结束

  回来的车上,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忆着一路走来的一点一滴,我失语了。当那首「怒放的生命」响起,大屏幕在一幕幕回放这三天来的历程,我的心是颤抖的,我的眼是湿润的。没有太多道别的话语,因为内心一直在抗拒这样的情况,不想说出的再见,一直憋在胸口,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再见了腾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