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员感悟

SENTIMENTS

这一场风沙星月的故事

作者:肖品

  从腾格里回来以后,有两种东西,间隔越是长久,我对它的思念越是深沉,一是夜间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白日眼中无边无际的沙漠。它们用不同于都市繁华的别样风情向我印证,上帝对世界没有偏爱。上帝虽无偏爱,我却不能免俗。喜新厌旧也罢,见异思迁也好,总之至今仍未能走出那片沙漠,一如韩红总在天路上挣扎,许巍总捧着蓝莲花,思想者的手总托着下巴。尽管还没有全身心地走出亚沙,但是也该收拾心情了,哪怕是为了下一次出发。

  参加亚沙赛的原因,非常非常偶然和简单。不是因为太过矫情,也不是因为豪情太盛,只是为了给自己平淡的生活增添一抹色彩,并且督促自己坚持锻炼。没想到这一个匆忙的决定,却带来了远超想象的收获。

  一、赛前

  春节以后,我就开始逐步加强锻炼。我不是天生身体强横的人,虽不至于“先天不足,后天不良”,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时有两个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毕业实习到我公司免费给大家做检查,一号脉就说我亚健康,脾虚湿盛内热大,身体抵抗力差。难怪自己之前一年时间里总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再涌起”地感冒!于是去了中医院,吃了一个月的中药,饶是我这种素来不怕吃苦的人,也有些吃怕了。吃着药,跑着步,觉得身体渐渐好些了。非常好笑的是,当时大夫给我号脉,问我说,是不是觉得平日里身体没劲?我说没有啊。现在想来,是因为那时候总是没劲儿,习惯了那种状态,反倒不知道那就是没劲儿。

  3月份以后,训练就开始了。非常感谢刘义鹏兄弟。他科学的训练指导,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高抬腿,拉伸,弓步,马步,金鸡独立,平板撑,这些方法都很好。特别是他说的一句话,对我影响很大:只要锻炼,就会有提高。平日里我总觉得,锻炼是要持之以恒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恐怕不会有效果。加上人的惰性实在是大过人的积极性,所以锻炼方面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但是看来即使不能系统长期的锻炼,零星的锻炼也是有效果的啊。实践证明果真如此。生活里总有人这样不经意地帮助我,实在是感谢不过来。

  4月7日,团泊湖拉练。第一次考验。35公里环湖徒步。新鞋。没有过的超大运动量。开始还有新鲜感,还和曹翌辰不停聊天。5公里以后还自我加压,到边沟下面走。15公里以后,说话的力气已经快没了。稍事休息,重装上阵。26公里以后正式休息30分钟,吃午饭,脚已经感觉不像自己的了。因为没有经验,穿的袜子不是纯棉的,汗透以后反复摩擦,脚底板火热,有人已经起泡了。脚趾头不停地顶,各种感受化成一个字儿:疼。膝盖软得像面团——恭喜我自己终于能区分“软得像棉花”和“软得像面团”有什么区别了。咬牙继续出发。抬头看到指示牌上写着“距离环湖东路还有2公里”,可是走了一公里以后,又有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写着“距离环湖东路还有3公里”!我勒个去!队友们前面已然看不到人影了,只有曹翌辰和郝宁在我视线里。老当益壮,一直在我前面的力叔休息以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出发晚了,就一直在后面。

  走路的姿势已然很怪异了。郝宁戏称我像是扭秧歌的。秧歌就秧歌吧!又是秧歌又是戏,热热闹闹,欢乐无限。终于走到了最后5公里。我紧了紧背包,按照先前的设想,开始最后冲刺。加油!加油!再加油!弯道超速!超过了赵庚达。再加速!追上了夏瑞。然后慢下来走一走。慢走当休息。再加速!追上了宋洋。宋洋负重40斤,依然那么快。最后几百米,夏瑞也冲刺。远远看见白色金杯,心里激动哇。“慢先生”已经在这里等了我们一个小时了——牛老师好牛!郭嵩当司机,辛苦了!力叔居然还有力气开车,额滴神啊。真是坐下就想不起来。挣扎着松松鞋带,换换衣服,坐在座位上,一动不想动。

  一下车,深一脚浅一脚地把自己鼓捣回了家。休息了一宿,第二天起来精神还算饱满,看来身体还可以,暗喜。当天单位组织体检,抽了好多血。后来报告出来一看,7项健康建议,哈哈哈哈,置之不理。

  第二次拉练因为考试冲突没有参加,但是力叔、夏瑞、黄波、春郁依然坚持进行了,向队员们致敬!

  二、赛中

  时间的指针就像风车的叶片,呼呼转动。订票,出发,到达。取道北京,途经银川,来到了巴彦浩特的阿拉善。银川于我是故地重游,13年前来过一次。故地重游,略有几分激动。当时的翩翩少年已然成了青年。去往阿拉善的路上来自青岛的尹昌松不停拍照,西夏王陵,贺兰山,无名山。我想起岳武穆的词。“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历史已成为了尘埃,把酒高歌的男儿,还有北方的狼族,是否还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腐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外,眼中含着泪“——喔——我已等待了千年

  入住的地方有个很神气的名字——浦京大酒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去澳门豪赌了。中午在阿拉善找了个当地餐馆,名字已经忘了,但他家的饭菜是此次亚沙之行最好吃的。晚上又简单地进行了赛前动员和装备整理。力叔的经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大家收获满满、信心满满地回屋休息去了。

  转天起来居然下雨了!真是运气好到爆棚。在沙漠里也能遇到雨!心里很高兴。尽管很快云停雨歇,但是天气确实不算太热,据说给此次比赛节省了大量体力。出发时候一阵混乱,去厕所,打包行李,集合拍照,共同加油。在出发点,还见证了山东大学去年一对沙友的婚礼,真是好浪漫。虽然已经结婚了,我还是捡了两颗喜糖,回去送给单身的同学们。

  列队,出发,牛老师和山东四位大将一马当先。很快就看不见红领巾了。从出发开始,我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既有激动,也因为体力消耗迅速,还有戴着魔术头巾呼吸不畅的因素。抬头看了看天气,干脆摘下了头巾当围巾用。哇!咝!带着沙子的空气入鼻腔,好痛快。之后全程我都没用头巾和面罩。经历了天津那以粉尘、尾气为主要成分的空气的锻炼,即使是八九级的大风裹着沙子,我也觉得十分清新。呼吸畅通,速度加快,很快发现前面有红领巾。走啊走啊走走走!夏瑞也跟上来了,我俩一商量,目标就是前面的红领巾。追上去一看,是张强。也没戴沙套,还走得特别快。超越,再追。是张喆,虎背熊腰,速度飞快。继续追。到第一个补给点检录的时候,智行者队前面已经过去了5个人。扔掉一个瓶子,喝口水,压压腿,夏瑞和张喆赶到了。继续出发。第二个检录点还是过去了5个人。当时也没有觉得特别疲惫,也没有觉得腿疼。看来沙漠和沥青路的区别还是非常明显的。但是沙漠有它的特点,过于松软容易打滑,容易拉伤。曹翌辰就是在这里受伤的,可惜了这一条好汉,不然成绩绝对出色。尽管受伤了,但是他和其他带伤的队员一样,都用脚走完了全程。这就是南开精神吗?这既是个人意志品质的体现,毫无疑问,也是南开精神的一种体现。第三个检录点的时候,只有四个对勾。当时我还不确定前面具体是谁,也不知道超越了谁。后来才知道,是赛前大腿拉伤的吴朋波大哥。尽管大腿拉伤,但是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状态,三天比赛都是前几位到达。最有意思的是后来在返程去银川的路上,吴大哥还给车上同学唱了一首儿歌,大异其趣,十分好玩。第四个检录点,组委会的人说,“南开好样的!南开成绩非常好!前面已经过去了好几位哥们儿!”我心里十分高兴。站在高处往前看看,视线所及,不足20个人,信心再度提升。最后三公里了,我想要跑步前进,所以把手杖收了起来绑在背包上,但是很快就发现这是十分不明智的,别说跑起来,就是正常行走都无法保证了。转过一个山包,我摘下背包扔在地上,取手杖。一个别校的沙友经过,说,“哥们,加油,很快就到了!”当时风沙非常的大,吹得人站立不住,数次停住甚至趴下等风沙稍住。但是这也不是事儿啊,于是顶着风沙走,可是帽檐儿被吹下来挡住视线,好险掉进沙坡下面。有一次爬坡,觉得不对停下来睁眼一看,前面就是一个类似悬崖的大沟——只要再向前一步就得栽进去,虽不至于受重伤,但是想再回来估计就得20分钟以后了。终于在视线里出现绿色了,还有水色!是谁说的,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天啊,诗意!诗意!诗意盎然!美不胜收啊!远远看到了蒙古包,看到了大轱辘,脚下居然是绿洲了!沙漠绿洲!心情瞬间不同,双腿好像又有了力气。尽管此时已然在沙漠里跋涉了50+里了!

  冲过大门,进去我就寻找队友。很牛的牛老师悠闲地靠着围栏,躺在防潮垫上,旁边东倒西歪地是尹昌松和张峰。我看他们看我的眼神儿,哈哈一笑,可能他们没想到是我第四个达到吧。牛老师给我踩腿放松,效果奇佳。

  很快夏瑞、黄波和吴朋波也到了。张强是本队女生第一个,全体女生15名左右。很快张喆到了。小新到了。庚达到了。郝宁,娇弱的女汉子,不知道是怎么挣扎过来的。剩下几位还在顽强地和自己、和沙漠作斗争。力叔赛前一天扭了脚踝,拄着拐还被别人带着绕了冤枉道,多走了5公里。当晚领队开会,北理工的领队说,组委会的旗子插得不好,我们许多队员和南开的院长都迷路了!哈哈,超有范儿的力叔!后来,还有别的领队在微信群里说,南开那个快60的老师一瘸一拐地走完了全程,让我们看到什么是南开精神!其实不光是力叔,其他队员也一样了不起。郭嵩赛前几天摔伤了一只手,正常走路受影响虽小,沙漠里需要手杖支撑的时候,影响有多大,有体会的都知道。刘硕老师慢性阑尾炎,居然,竟然,果然,当然地走完了全程。后来我才明白,他果然“是来完成比赛的”,而不是仅仅开始比赛。南开三女侠,郝宁、郑新和张强,真是各有精彩,不愧是三朵沙漠之花。郝宁和郑新,都是越走越快,风一样的女子。张强,走得更是和风一样快,虽然第一天受了伤,但是后来也依然很快。队员们太顽强了,太了不起了,说着说着后面的思绪就飘到前面了。

  还是回到第二天罢。难得的好天气,微风轻吹,一片沙浪,层峦起伏,美不胜收。喜看沙丘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但是脚下就更考验人了。我出发的时候就告诉牛老师,不要管我,我跟不上你的速度。后来走了3公里左右,牛老师就不见影子了。这一天果然如力叔所说,全是上坡下坡。我爬上一个坡,还来不及喘口气,接着一个下坡。上坡跟膝盖要劲儿,下坡一脚下去沙子埋到膝盖,还怕不一小心伤了腿,真是别提了。但跟第一天比较起来,还是觉得轻松很多。不同的是,第一天过了第四个补给点,很快就看到绿洲了,第二天过了最后一个补给点,远远望去绿色旗子没完没了,一直到最后一个坡,听人喊“到了到了”,才知道终点到了,赶紧开始冲刺。冲刺的距离有点短。到了以后牛老师已经歇了一阵儿了,很惬意地坐在树荫下。他根本不是来比赛的,他就是来旅游的!曹翌辰今天收获最大,好像去了一趟非洲旅游一样——因为没戴帽子脸晒得又红又黑!郝宁和夏瑞两个照相狂人开始了疯狂之旅,一会儿摆成一字,一会儿摆成人字,拍来拍去,横着拍竖着拍,站着拍躺着拍,沙上拍水边拍,集体拍单独拍,各种姿势各种拍。晚上有篝火晚会,沙漠相亲活动。大伙儿还扭扭捏捏不愿去,后来本着“不去的人思想有问题”的指导思想,多数都去了。在现场还闹了“防潮垫吸引单身女生”的节目,在反复鼓动之下,队伍里两个单身优质男生主动或半主动、积极或半积极地参加了被组委会称为“无节操无底线”的相亲游戏。收获如何,有待时间验证。头一次放孔明灯,居然成功了,心里很高兴。不知道是不是给别人创造了灯下看美人的机会?

  星星和第一天一样明亮一样大。第一天太累了,实在没有兴致看那跟婴儿拳头一样的大星星。今天可以好好看看,北斗七星,勺子的柄随着春夏秋冬指向东南西北;小熊星座,天蝎座,……

  尽管星空如此美丽,但是夜里休息不太好,因为当地人时不时过来翻行李,而且睡的地方是个斜坡。第三天起来就觉得不舒服。但是想到总共才15公里,于是抛却顾虑,全力以赴。

  这一天风沙和第一天有一拼。吹得人东摇西摆,站立不稳。虽然短了一些,可是实际上难度比第二天大得多。咬牙坚持,虽然步伐不如前两天那么坚定有力,但还是要拼尽全力。当我还在寻找第二个补给点的时候,远远看到了大巴车。嘿!经验主义害死人啊!还等着到了第二个补给点以后冲刺呢。别等了,开始吧!最后几百米的冲刺,开始还怀疑自己下一步就要倒下,但是坚持着摇摇晃晃超越了一部分人,冲刺到了终点。

  这就到终点了?意犹未尽啊!完成比赛的喜悦很快就被巨大的失落包围,好像把心留在了大沙漠。还没离开,已经开始怀念;还没结束,已经想着何时再来。怀念画眉鸟,怀念小蜥蜴,怀念骆驼粪蛋蛋,还有黑色小爬虫。
 

  三、赛后

  这是顶级的风沙盛宴,这是难得的群星派对;这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这是残酷的折磨,这是幸福的旅行;这是最坏的活动,这是最好的比赛!

  一直到现在,我似乎才稍稍从沙漠里走出来。回想最初的目标,比赛倒逼锻炼,锻炼恢复健康,已经初步实现了。走进了亚沙赛,走出了亚健康。但是,还有许多东西值得总结,值得回味。也许正如力叔所说,经过沙漠的苦,再也没什么困难能难倒我们。

  正是:

  天高云淡,大漠沙无边。不到终点非好汉,屈指行程几千。腾格里上沙丘,红巾漫卷西风。今日与君暂别,何时携手重返?